| 网站首页 | 家谱源流 | 乔氏史志 | 家谱图库 | 宗派字辈 | 宗堂祖庙 | 乔氏宗祠 | 旧谱研讨 | 通讯录 | 乔氏视频 | 留言 | 
您现在的位置: 乔氏宗亲网 >> 家谱源流 >> 宗亲动态 >> 其它新闻 >> 文章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字体:
乔登江:我选择继续奋斗
作者:马亚宁 来源:新民晚报 点击:1649 更新:2007-8-3
离开“天堂”到戈壁受苦,肾癌威胁生命……每次面临挑战——
乔登江:我选择继续奋斗

    抗战逃难中失去右眼,参加了共和国的第一次核试验,离休十年当选院士。中国工程院院士、核技术应用专家乔登江昨天走进军营,讲述一位核试验老兵的戎马生涯。
    
突接调令奔赴戈壁
    
    1963年3月,乔登江35岁,时任江苏师范学院(现苏州大学)物理系副主任、党总支副书记。有一天,乔登江突然接到来自北京的一纸调令——月底前到首都报到。这次调动特殊而神秘,到什么地方,去干什么,多长时间,临行前一概不知。
    
    当时,妻子在上海工作,一岁半的孩子正蹒跚学步。亲朋好友纷纷劝他不要离开“人间天堂”,离开温暖的小家。可是,祖国在召唤,党和人民有需要,乔登江毫不犹豫打起背包,投笔从戎。
    
    到北京后他才知道,组织上从全国各地挑选了24位技术专家远赴“死亡之海”罗布泊,扎根戈壁荒漠,为建立我国核试验基地研究所和首次核试验作准备。
    
25载“一肚子苦水”
    
    “出了玉门关,两眼泪汪汪”。渺无人烟的罗布泊,大寒大热大荒大干。生活在这里,就像生活在月球上一般。最让乔登江难以忍受的是,整整25年“一肚子苦水”。
    
    早上喝白粥,像吃咸泡饭;口渴了,喝水根本不解渴……自小生活在江南水乡,他从不知道家乡的水那么甜,大戈壁的水这么苦。第一次深入大戈壁,辗转80个小时的火车和数百公里的汽车颠簸,乔登江口舌生烟,急急喝了几口戈壁水,不想越喝越渴,后又上吐下泻。
    
    大戈壁深处,每天喝的水,只能从200公里外运来。“而且,不能洗澡洗头。若用戈壁水洗发,头发全部黏结在一起!”朋友相聚时,乔登江自我调侃:上有天堂下有苏杭,我却偏偏从“天堂”来到戈壁。投身祖国的核事业中,他却无比热爱这片得天独厚的核试验场——来到茫茫大戈壁,就再也不舍得离开。
    
离休10年当选院士
    
    60岁,是人生的一道坎。当年体检时,医生说:你得了肾癌,必须切除,建议去北京手术。乔登江一下子蒙了:一向健康的身体,竟得重病。他颤抖着接过诊断书,却没有马上住院,而是先回部队处理手头上的国防科技试验。
    
    考虑到他的病情,部队狠心下了“逐客令”,乔登江才依依不舍地走出戈壁,回到上海,与妻儿团聚。接下来,他切除了右肾,接受放化疗。“不知哪一天就不行了”的身体,日渐康复。
    
    “一个科技干部,没事做可不行!”离开科研一线后,乔登江边养病,边担任全军专业组和原电子部专业组顾问,每年外出学术交流、技术指导、科技攻关的时间超过4个月。后来,他任华东师范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培养年轻一代的国防科技人才。
    
    1998年春节前的一天,是老人最幸福的日子。离休十年的他,当选为中国工程院院士,成为我军历史上第一位获此荣誉的离休干部。有人让老人说说,是什么力量支撑他从天堂走进戈壁、从戈壁回到天堂的45年间,矢志不渝投身国防事业?老人神情严肃,指指失明的右眼,坚定地说:“国家强大,人民才不被凌辱,这是切肤之痛!”
    
    本报记者  马亚宁  实习生  朱迪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