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家谱源流 | 乔氏史志 | 家谱图库 | 宗派字辈 | 宗堂祖庙 | 乔氏宗祠 | 旧谱研讨 | 通讯录 | 乔氏视频 | 留言 | 
您现在的位置: 乔氏宗亲网 >> 家谱源流 >> 宗亲动态 >> 其它新闻 >> 文章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字体:
乔赢:“红高粱”光环下的多面脸谱
作者:周健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点击:2240 更新:2007-10-18
     “从最初把自己塑造成一个事业强人,到现在又从道德上试图将自己完美化,乔赢也许不是有意这样去做,但他给外人的印象却是太急于追求成功。但正所谓欲速则不达,乔赢必须正视红高粱和他自己的现实。”
    
  3月4日晚,乔赢首次表示:“我会用后半生的努力,最早在2008年以前,把所有集资户的帐还清!过去,我在法庭上曾作出过这样的承诺。现在,尽管我在法律上已不再欠别人的钱,但出于良心,我要这样去做。”
  其实,早在乔赢复出不久,一些原“红高粱”的集资户就纷纷询问乔赢会对他们“有什么交代”。现在,乔赢终于不再掩饰地站在了媒体和公众面前。当被问到是不是内心斗争了很长时间时,乔赢回答:“我过去一直都是这样想的。”
  据说,有人曾想把乔赢与巨人集团的史玉柱撮合在一起,让两人交流一次。每当有人如此提起,乔赢的脸上就会浮现出某种笑容。二次复出时,高调亮相的乔赢依然把自己与“打造民族快餐产业”这样宏大的命题联系在一起。因“非法集资”招致的牢狱生活并没有把他的创业激情完全消磨掉,在公众面前,乔赢慷慨激昂的演讲再次为他获得了阵阵掌声。
  “我们应该给乔赢更多时间和更大空间。”许多郑州当地人都对乔赢表示了理解和宽容。
  但是,在今后若干年内,乔赢靠什么、拿什么去还“债”?乔赢还能输得起吗?更重要的是,目前看来,乔赢的二次创业并不顺利。
  
  “红高粱”何时红火?
  2003年4月,乔赢提前一年假释出狱。一年之后的4月14日,由他主政的河南红高粱食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红高粱食品公司”)开始筹备。工商注册资料显示,乔赢本人出资150万元,占总股份的30%。由于我国法律对刑满释放人员担任公司职务的相关规定,2004年6月28日,乔赢将个人所占的股份转让给他人,自己只担任红高粱公司首席执行官职务。
  其间,乔赢开始正式运作“红高粱”快餐连锁。红高粱食品公司在中州大学新校区旁的国基大学城设立了一个红高粱快餐模拟店,“一直在秘密地进行实验和培训”。时过一年,红高粱食品公司的快餐种类、生产模式和经营方式等仍然藏于深闺,由于“涉及商业秘密”,外界很少有人能够知悉内里的详情。
  一位曾与乔赢密切接触过的商界人士认为,红高粱食品公司的“煎、蒸、煮、烤”等5大类中式快餐食品虽然在一定程度上形成了规模化、工业化的生产和经营,但在还没有推向市场之前,这些食品“只能属于实验性产品”。在这项研发上,红高粱食品公司目前至少已投入了近100万元。乔赢对生产工艺流程的要求十分苛刻。
  与此同时,红高粱食品公司在北京组建了红高粱华北区,先后招收了五六十名工作人员,其中仅经理级就达20余人。为维护华北区的运营,近一年来红高粱食品公司已投入了300多万元。
  摊子铺得如此之大,只见投入不见产出。红高粱食品公司内部开始有了质疑之声。
  “这都是乔赢头脑发热的结果。红高粱快餐一家店还没开呢,他就召集了这么多人,发着高工资,管理成本居高不下。”一位知情人士称。。
  乔赢早就对外宣称,红高粱快餐要在2004年春节前于北京王府井开设第一家店。时至今日,这一切仍然只是纸上谈兵。其间,不时传出乔赢与其智囊专家和股东发生分歧的消息。有诸多商界人士据此怀疑,乔赢和红高粱食品公司莫非是遇上了融资难题?
  
  谁是真正的投资人?
  知情人透露,在红高粱食品公司内部,乔赢主要负责公司的战略规划和对外融资,平时把许多精力都投入到与诸多大公司和意向加盟商的谈判上,但到目前为止,他所构想的融资计划并没在现实中完全展现出来。
  红高粱食品公司的工商注册登记显示,红高粱食品公司的股东结构发生过两次大的变更:2004年5月20日,郑州达信财务服务公司的吕东艳、乔晓红等3人加入红高粱食品公司的创业团队,与乔赢、吕华勇等3人一同成为公司股东,6月28日,乔赢将个人名下的所有股份转给了乔晓红;2004年12月2日,吕东艳、吕华勇等3人将各自名下拥有的股份悉数转给另一自然人王建红,红高粱食品有限公司从此只拥有包括王在内的其他3名自然人股东。
  目前,王建红拥有红高粱食品公司63%的股份。工商注册资料表明,王建红2004年4月份以前曾供职于香港恒盛国际集团公司。乔赢一直如此对外宣称,红高粱食品公司背后有大的“金融资本”的支持,难道乔赢所言的“金融资本”就是香港恒盛集团?
  去年5月份,有媒体曾称“美国ADM集团亚洲公司联合河南双汇集团,计划一年内给红高粱投资2000万人民币用以启动项目,目前资金已到位500万左右”。记者就此多次向双汇集团的高层人士求证,均收到否定的回答。但,就在今年年初,乔赢在接受河南省会某媒体的采访时,还坚称红高粱的投资来自双汇集团。到底谁在回避问题的真实答案?
  也许是出于“观望”和“试验”,或有其它难言之隐,真正推动红高粱食品公司发展的“金融资本”或“大投资商”还不便于浮出水面。但乔赢则总是在媒体面前闪烁其辞。
  业内流传,香港恒盛集团与双汇集团“有着非同一般的关系”。记者对此多方求证,但至今没有予以证实。有一点是清楚的,香港恒盛集团在过去曾投资于郑州黄河大观。此次,该集团没有以公司的名义在红高粱食品公司的股东结构中现身,却由王建红个人出马,不能不让人觉得其中有某些蹊跷。
  “关于投资商,到时候我自然会说。”每当说起这样的话,乔赢总是一脸神秘。
  
  凭什么盈利?
  是自我积累式的滚动发展?还是特许加盟式的高速扩张?这样一个命题,已真切地摆在了乔赢和红高粱食品公司董事会的面前。
  日前,乔赢向外界表示,“红高粱”重返郑州后,除开设自营店外,也接受加盟。加盟“红高粱”需35万元左右,其中,“加盟费5万元,以后和公司不产生其他费用,营业面积150-350平方米,装修要按照公司的统一要求”。
  很明显,乔赢在追求一种规模和总量上的“大”,也在追求一种他个人和“红高粱”品牌价值最大化。但是,疑问恰恰由此产生:除了品牌和一个创业英雄感人的故事外,乔赢真的能使“红高粱”再次红遍全河南甚至全中国吗?
  这种质疑空穴来风。“乔士烩面”是红高粱食品公司在“红高粱”之外推出的一个子品牌。2004年春节前夕,位于郑州市伏牛路联华超市西北角的乔士烩面首家面馆开始对外营业。
  “乔士烩面之所以先期亮相,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因为红高粱中式快餐迟迟没有推向市场,公司需要赢利。”一位知情人士说。
  3月5日中午,记者赶赴该面馆,发现只有在消费高峰期,这里才显得人流如织。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乔士烩面最好时的销售量是700碗。按照一碗面6元计算,乔士烩面一天最多只卖了4200元。据一位知情人士透露,这家面馆平时每天的营业额只维持在2000元左右。该面馆工作人员普遍认为是“宣传不够,附近居民的消费水平太低”。
  事实果真如此?一位熟知内情的人士一语道破其中玄机:乔士烩面目前无法摆脱低迷状态,与乔赢等人对乔士烩面的“不够重视”有关,“他每天想的、忙的都是红高粱中式快餐连锁。有人劝他先通过乔士烩面顾上公司‘吃饭’,但他就是很难听进去”。
  这种说法几乎与乔赢本人的认识一致。他一再向记者强调,乔士烩面作为红高粱食品公司的一个子品牌,他本人的主要精力不在这上面,他的奋斗目标自始至终就是“将红高粱中式快餐进行到底”。一个标志性的事件是,2004年7月1日,乔赢立下承诺书,表示将原属他个人所有的“红高粱”商标转归红高粱食品公司所有。
  这种情形,让人联想起几年前红高粱在高速扩张时期的那个乔赢。
  “现在的投资者都很理性。做任何一件事情,都要考虑股东、经理人、加盟商的收益点在哪里。真正的特许加盟,卖的不只是品牌、服务,更重要的是赢利模式。”河南省连锁业一位资深人士说。
  河南省商业经济研究所的一位专家也认为,乔赢在起步阶段应该采取低调、谨慎的态度,“千万不能好高骛远,把浪漫精神用过头———如果违背了市场规律,那么重蹈覆辙的可能性还会出现”。
  理性、浪漫、激情,乔赢的确在世人面前展现出一个不服输的强者形象。尽管有许多接触过他的人认为他有时候怀着“乌托邦式的空想”,但他们同时也承认,乔赢“为事业献身的精神”常常近乎达到了宗教般的境界。
  与此同时,更多的市场人士则对乔赢张扬的行事方式和宏大的战略发展架构表示了深深的疑虑。“从最初把自己塑造成一个事业强人,到现在又从道德上试图将自己完美化,乔赢也许不是有意这样去做,但他给外人的印象却是太急于追求成功。但正所谓欲速则不达,乔赢必须正视红高粱和他自己的现实。”
  乔赢所面临的命运棋局,最终仍需他自己去解。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