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家谱源流 | 乔氏史志 | 家谱图库 | 宗派字辈 | 宗堂祖庙 | 乔氏宗祠 | 旧谱研讨 | 通讯录 | 乔氏视频 | 留言 | 
您现在的位置: 乔氏宗亲网 >> 家谱源流 >> 宗亲动态 >> 生活新闻 >> 文章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字体:
对话乔天富
----——关于抗震救灾采访
作者:王晋军 来源:www.ccdy.cn 点击:3763 更新:2008-6-15
编者按:汶川大地震后,很多感人的画面一直浮现在我们眼前:丈夫把遇难的妻子缚在背后,用摩托车送她一程,给予她最后的尊严;3岁的郎铮被救出,举起稚嫩的小手为子弟兵行感恩之礼;母亲用身体换得孩子的新生,在手机上留下让人潸然泪下的爱的遗言……这一切,都有赖于深入到抗震救灾一线记者、作家的采访和记录,以及他们所展示出的国人在这场天灾国难严峻时刻爆发出的责任与担当!是的,一个优秀的记者、作家,在国家、民族出现重大事件时,不能缺席,只有这样,我们才无愧于我们的职业。为此,本刊特编发汶川大地震采访者与记录者的访谈文章,以期引起人们对这场灾难的进一步关注和对记者、作家现实生活的认识与发现。作为同行,我们向所有于危机关头奔赴抗震救灾一线采访的记者、作家表示深深的敬意。



第一个进入震后汶川的解放军报著名摄影记者乔天富



5月15日,汶川映秀镇一名重伤员获救后被抬上直升飞机前的瞬间


    王晋军:惊骇大地震发生已经一个月了,虽然你很繁忙也很疲惫,但我还是想约请您向广大读者披露你此次非寻常采访的足迹与心迹。

    乔天富:5月12日下午,我正在办公室编发军报当天的新闻图片稿,惊天噩耗从天而降。15时31分,我的手机收到一条短信:绵竹地震了!绵竹是我的家乡,这条短信让我心急火燎。马上拨手机,大哥、二哥、三哥、四哥、么妹的手机全都不通,问题严重了!打开互联网,大吃一惊,四川汶川发生7.8级大地震(后定为8.0级),党中央发出指示:抗震救灾!这一刻,我下了决心:火速赶赴灾区!

    联系民航,去成都无票。联系空军、北京军区某集团军,很快得到信息,某集团军工兵团已出动,将从南苑机场直飞灾区。打“的”,直奔南苑。出租车上联系登机事宜,得悉记者赴灾区须总参作战部批准。我用手机向总编汇报,请求帮助。10分钟后回电,让我找在南苑的空军作战部某参谋。4时30分抵南苑,见北京军区某集团军工兵团(国家地震灾害救援队)已陆续到达,两架伊尔76待命起飞。

    绵竹老家让我心悬,拍照间隙打手机,仍不通。18时,大哥电话通了,绵竹大地震,堂大哥乔天清遇难,还有一侄媳遇难。仅一刻,乔家没了两人,泪水在我眼中打转。我咬牙挺住,拍摄了工兵团官兵点名、登机的照片。

    19时许,军机起飞,22时在成都某军用机场落地,成都军区联勤某分部的卡车队已在等候。卸载、装载、编队、加油、出发,向西行,直奔汶川……高速路另一侧,一辆接一辆的救护车嘶鸣着奔向成都。车队行至都江堰市成灌高速收费站,接到命令,地震使山体崩塌,去汶川道路堵塞,兵分两路,就地救灾。两个重灾点:都江堰中医院和聚源镇中学。我选择了聚源镇中学,经验告诉我,学校埋人多。绝境中的生命高于一切。工兵团到达聚源镇中学,但见一幢六层教学楼分两边垮塌,仅中间楼梯斜跨着,摇摇欲坠。趁部队集合、分工的时机,我快步跑上废墟展开拍摄。此时,天下着雨,流着泪,废墟上遍布遗体。20分钟不到,我就拍下武警成都市支队的勇士们从倒塌废墟的缝隙中救出一名学生的照片。一武警上尉告诉我,地震发生后,他们已从这堆废墟中救出5名幸存学生。现在还发现一个幸存者被房梁卡住,他们没工具,救不了。此时是13日凌晨2时30分。工兵团迅即展开,接替武警,投入抢救生命的战斗。这是一支专业震灾救援队,勇士们钻进倒塌横梁的缝隙中,冒着频频余震,顶、切、割、钻、锯、拔,经6小时奋战,于13日9时10分从废墟中抢救出幸存者高颖,生命之花,在毁灭中新生。

    王晋军:汶川大地震,你家乡绵竹遭受重创,就在你眼皮下你没想着抽空儿回村看一下?

    乔天富:发完首批从废墟中救人的图片稿,我旋即返回聚源镇。高速路旁,部队正在集结,带队的某集团军副参谋长张明告诉我,聚源镇中学救援并没完,工兵团接到命令,绵竹灾情更重,马上转战绵竹汉旺镇,到重点国企东方汽轮机厂救人,聚源镇老乡抱着官兵们的腿不让走。绵竹是我家,我路熟,我带路。车队出发,走绕城高速路,过成都、广汉、德阳、就到绵竹。此时是13日午夜,绵竹城区一片黑暗、死寂,出城区奔汉旺,行车300米就到了我老家,依然一片黑暗、死寂。借着车灯余光,依稀可见路两边一片废墟。我心如刀绞,泪眼模糊。我多么想停车看看,哪怕3分钟也好!但理智告诉我,不能停车,我是军人,目标是汉旺,部队在执行命令,时间就是生命,我没有停车的权利,没有耽误1分钟的权力!这里距汉旺仅14公里,转眼就到。

    午夜,东汽中学抢救生命的战斗异常残酷:一栋六层楼垮塌,却留下了两侧背后三面墙,正面的半空中悬着两根钢筋水泥横梁。工兵团官兵一上阵搜寻,就发现两个幸存者。灾区就是战场,救灾就是打仗。官兵们不顾一切,冒死抢救被埋在废墟中幸存的学生,余震袭来,勇士们全然不顾。上午10时,一阵余震令三连营救组组长芦源泉左腿被砸骨折,就倒在我镜头前。14日上午,东汽中学废墟中又发现一名幸存女生,武警总医院医生冒着余震为她输液以维持生命,抢救被埋在废墟中幸存者的难度可想而知。

    天亮后,在专家楼废墟中抢救技术人才的战斗打响了。工兵团制定出周密的抢救方案,采用打横洞的办法前进。中午,我摄下救出第3名专家的场景。不朽的爱,不朽的情,子弟兵和老百姓真正是心手相连,守望相助!

    王晋军:汶川震后曾经与世隔绝,你怎样成为第一个进入汶川的摄影记者?

    乔天富:我一刻也没有忘记我采访的终极目标——震中汶川。走陆路进汶川,我放弃了,这既耽误发稿,更耽误拍摄抢救幸存者的战斗。唐山地震的经验告诉我,救人,前3天是黄金时间,3天一过,幸存者就很少了。我和某陆航团联系,得知15日将有直升机首飞汶川映秀镇,运物资进,接伤员出,我兴奋极了,连夜赶到机场。15日8时,我乘陆航团长余志荣驾驶的黑鹰机作为首机,超气象条件飞行,直飞汶川。飞机升空西行,灾情显现:成都平原边缘一片废墟,满目凄惨。飞机拉高,进入西部高原,但见强烈地震把一座座高山劈开、扳倒,崩塌、泥石流、滑坡、路毁、桥断、隧道垮掉……直升机穿山越谷,汶川映秀镇就在眼下,山崩地裂,房垮屋塌,废墟连绵,惨景不断,目不忍睹。黑鹰机降落在映秀镇河滩地上,我成为第一个进入汶川的摄影记者。河滩上躺满刚从废墟中爬出的伤员。快卸物资,抢运伤员,解放军给映秀镇灾民带来生的希望。此时,举起相机,处处是毁灭的镜头、每每又是涅槃的画面。直到第三天,救人仍然是高于一切的事情,我的镜头一直对准废墟上的“士兵突击”。映秀镇小学已成一片废墟。武警上海消防支队(上海地震救援队)官兵在第3军医大学医护人员配合下,中午时分,随着最后一根钢筋被割断,被埋近3天的女生张春梅获救,官兵们小心翼翼捧她上担架,抬离废墟。这一刻,士兵们托起了祖国的未来,民族的希望。

    王晋军:你从灾区给我发来的唯一短信是:“北川惨景超过恐怖片。5天5夜连轴转!我的士兵兄弟挺住了!!”

    乔天富:是的,进入北川县境,山崩地裂,公路垮塌,车一样大、房一般大的巨石横陈公路。进县城的路被毁,车被卡在城外,最后,只得弃车,步行5公里进入北川县城。北川我太熟悉了,我就是从这里入伍的。北川县城处于四面群山环抱中间一片低洼地带上。被震塌和半塌的高楼展示出几十年发展的成果。39年前的1970年12月,我从这里入伍时北川几乎没有楼房。我参加过1976年唐山大地震救灾,这里的情景不由得让我作个对比:汶川大地震灾情超过唐山大地震,唐山中心震区仅几十公里范围,这儿却是几百公里。数百座青山或被震垮、或震塌、或滑坡、或出现泥石流。北川的惨景超过恐怖片:和唐山地震一样,县城房倒屋塌,几乎无一幸免。不同的是,北川县城南边靠山的房子被山体垮塌造成的泥石混合物掩埋,而县城北边北川中学新校址则被崩塌的石山整体覆盖,唯一余存的是一面下着半旗的五星红旗和学校的牌子。街道上到处是山峦上飞泻而下的巨石。此时震后已4天,救灾部队拼命在废墟中抢救幸存者。我一个人穿行在废墟中寻找救援部队,寻找救人场景。

    傍晚时分,我找到驻滇某集团军工兵团(云南省地震灾害紧急救援队),官兵们正在北川曲山小学抢救被埋在废墟中的小学生。带队的商志军参谋长告诉我,截止到19时,他们今天已从废墟中救出7名幸存者,仅在曲山小学就有6名。眼前的废墟中还有3名活着的女生,今晚夜战,一定要救出她们!在余震的袭扰中,官兵们置生死于不顾,经长达9小时12分的奋战,终于在16日晨救出3名女生。从14日他们到达至此,共救出10名幸存者。我在现场守候一夜,真实记录下官兵们的壮举。这场战斗,同样是虎口拔牙:北川曲山小学这栋垮塌教学楼废墟的东头,四层楼全塌,却剩下半塌的屋顶,摇摇欲坠,抢救作业就在破屋内进行,这给官兵们带来极大危险。余震袭来,时时威胁着抢救队员,但士兵们深知:在废墟中作业就是打攻坚战,撕破突口!他们要用生命、用行动为人民军队的历史书写新的篇章。

    5月17日上午,我二入北川,此时已是震后第5天,为抢救掩埋在废墟中生命的战斗还在进行,拯救生命,唯此为大。5月17日上午12时,地震灾害救援队在北川废墟中救出一名小男孩邓波,我摄下医务人员对他实施紧急救护的画面。从废墟中抢救幸存者的战斗已接近尾声,但官兵们不舍不弃。只要有一点希望,就尽百倍努力。  

    这天,我发现一个新闻:成都军区某师装甲团三级士官王朝荣在清理废墟时拾到万元现金和一个户名为杨万群的28万元存折,立即上交。

    我还发现三名解放军战士细心地给一个受伤的白猫包扎后,喂饼干吃、灌水喝,他们对生命的怜爱,令人感动。

    不时有从北川县上游唐家山逃难下来的山民,他们告诉我,唐家山两山倒塌形成的海子(即堰塞湖) 已经渗水,北川县城现在是雪上加霜头顶一盆水,非常危险!让解放军赶快撤!在这抢险的紧要关头,子弟兵能撤吗?!

    从5月12日下午至17日下午,5天5夜,抢救生命,和生命赛跑的5天5夜!我只“眯糊”了12小时,吃了4次便餐。救灾部队呢?尤其是穿着红衣的专业地震救援队工兵团的官兵们,哪里能睡觉?哪有时间睡觉?我见他们最大的“享受”就是轮班在废墟上打个盹儿,他们承载着13亿国人的期盼和重托啊!

    王晋军:汶川震区记者云集,你是唯一一个同时失去3位亲人的记者,你是如何支撑住自己、挺过来的?

    乔天富:党的培育,人民的滋养,新闻记者的职业道德、良知和责任,让我明白在这场大灾大难中我应该怎么办。

    我是抗震抗到家门口,救灾救到家乡来。7天过去了,19日的川西灾区,搭帐篷、清废墟、转移被困灾民、安置灾民生活,各项救灾工作有序展开,各种救灾物资源源不断运向灾区。我家乡绵竹是这次地震受损最惨重的灾区之一,此时已有各军兵种的救灾部队进入,空降兵、驻滇某集团军装甲旅,二炮某工程总队,两个多月前在湖南郴州抗冰救灾前线,我就采访过他们。海军陆战旅干脆就在我家门口扎营,离乔家老屋仅150米,此情此景,令我万般感慨!我参加过1976年唐山大地震救灾,参加过1979、1985年两次边境自卫反击作战,参加过1987年大兴安岭特大火灾抢险,1991、1998年南方特大洪灾抗洪,2008年2月南方严重冰雪灾害救灾,想不到此次抗震救灾竟然被使命调遣到自己家乡。这次8级大地震,我家乡绵竹市东北镇天齐村98%的房屋倒塌,全村遇难乡亲45人,乔家遇难3人,我的一个堂兄大哥、一个堂姐、一个堂弟媳遭遇不幸。特别是堂兄大哥遇难,特别令我悲痛。他从小过继给我父亲,唤我父亲大大,而把亲生父亲叫大爷,从小待我们这些弟弟特别好,困难时期,有点好吃的,就留给我们吃。他新修的房子没垮,地震发生后,他从屋里跑出来时,院子门楼垮了,柱子向里倒直接砸中他。5月19日下午2时28分,二炮某工程总队官兵与天齐村乡亲在废墟上举行仪式,沉痛哀悼死难同胞,决心百折不挠,连续奋战,万众一心去夺取抗震救灾的全胜。我噙着泪水,拍摄下这气壮山河的画面。

    绵竹和震中汶川临近,天池乡、清平乡因山体崩塌与外界隔绝,山里形成几个堰塞湖,营救被困乡亲是此时重点。空军与陆航在绵竹开辟野战机场,以空中通道营救被困乡亲。5月20日,我随陆航直升机进入清平乡银杏沟。在这里,我采访了一个感人故事:落实胡锦涛总书记指示,空军救出了李禄良。“国之兴也,视民如伤”。几天前,胡锦涛视察重灾区什邡市,小女孩李佳哭着要爸爸。胡锦涛指示空军一定要救出因山体崩塌被困在绵竹市清平乡小木岭的小女孩父亲李禄良。这天上午,我在银杏沟看到空军政委邓昌友正勉慰刚被空降兵营救到安全地带的李禄良,要他带着孩子好好地生活下去。地震发生后,山体崩塌,小木岭两山合一形成海子(堰塞湖),山上乡亲被困。一场救人和自救的战斗即时打响,空降兵某部官兵冒着山体随时崩塌的危险前往营救。被困在小木岭的乡亲们与救援官兵一起,发扬红军长征精神爬雪山(九鼎山)、过草地、吃草根、嚼树叶,经过近8天不屈抗争后终于获救,这里面就有小女孩李佳的父亲李禄良,他走过的这条生命通道,是子弟兵用忠诚和热血筑就!

    王晋军:灾难中挺立着伟大的祖国,伟大的人民,伟大的军队,山崩地裂更显英雄本色。你现在最想说的话是什么?

    乔天富:士兵突击,大爱如天,祈福祖国,天佑四川,让我们永远铭记公元2008年5月12日14时28分,愿逝者安息,愿生者坚强!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