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家谱源流 | 乔氏史志 | 家谱图库 | 宗派字辈 | 宗堂祖庙 | 乔氏宗祠 | 旧谱研讨 | 通讯录 | 乔氏视频 | 留言 | 
您现在的位置: 乔氏宗亲网 >> 家谱源流 >> 谱牒渊源 >> 乔氏史志 >> 文章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字体:
坠子皇后乔清秀
作者:周利成、… 来源:中国档案 点击:6335 更新:2010-4-18
  
    在征集名人档案的过程中,骆玉笙、花五宝等一批德高望众的老艺术家不断地提议,要我们一定要把坠子皇后乔清秀的档案征集进档案馆。他们说:“由她和她丈夫乔利元用毕生精力和心血创立的乔派坠子,不仅是河南坠子一个划时代的艺术流派,也是我国曲艺艺术的一份宝贵的遗产。尽管她已去世多年,但她的精湛技艺和高尚人格至今仍为曲艺界的一面旗帜。”于是,我们怀着崇敬的心情叩开了乔清秀女儿乔月楼家的房门。

师从乔利元

    乔清秀本姓袁,名金秀,清宣统二年(1910)七月四日出生于河南内黄县店集村,一家四口靠种田为生。父亲染上大烟瘾后,原本就不富裕的家庭更加贫苦。1915年秋,为了弄到买鸦片的钱,父亲竟狠心将已有身孕的妻子和两个女儿一起卖给了人贩子。得着信后,金秀娘连夜带着两女儿逃到了河北大名县南关的娘家。第二天,当父亲来要人时,金秀的姥姥说:“你也甭把她们卖给人贩子了,我给你三串钱,权当卖给我了!以后,她们娘仨是死是活,跟你没关系了!”
    金秀非常感激姥姥能送她进村里的学堂。学堂不仅教书,也教唱歌。很快,金秀那甜美的歌声就在全村唱响。1923年春,村里来了个说坠子书的年轻人,像磁石般地吸引着金秀。一天,她鼓起勇气让姥姥带着 她找到说书人:“俺爱听你的坠子书,俺也想跟你学,你要不?”年轻人上下打量了一下金秀,说:“你先唱几句我听听。”金秀刚唱了两句,年轻人就说:“行了行了,你这嗓子是块唱坠子的好材料,我收了!”从此,金秀正式拜师学唱河南坠子,取艺名乔清秀。那年轻人就是后来和她共同创立乔派坠子,并成为她丈夫的乔利元。

三个小段“盖河南”

    从拜师学艺那天起,乔利元就对乔清秀说:“我只能给你打个底子,你不要学我,要唱好,就必须创出一条自己的路子。”凭着对河南坠 子的热爱和聪颖过人的天赋,乔清秀不仅在很短的时间内学会了坠子的基本唱腔,还在传统坠子的基础上探索出适合自身特点的女腔,成为创造河南坠子女腔的第一人。
    1925年秋,乔清秀在邢台首次用新腔唱了《韩湘子渡林英》、《小寡妇上坟》、《蓝桥会》三个小段,连演一个月,场场博得满堂彩。还有人送来了牌匾,上书:“盖河南”三个大字。于是,“盖河南乔清秀”迅速被观众叫响。一石激起千层浪,坠子前辈及同行听了都很不服气,乔清秀在石家庄演出时,就有洛阳、开封等地的许多艺人纷纷来到石家庄,在其他园子演出,名曰“打擂”。尽管他们使出浑身解数,也没能阻挡涌向乔清秀的观众。

唱响天津卫

    1929年春,天津玉茗春茶楼因演出梨花大鼓上座不好,经理吴玉麟听说石家庄出了个唱坠子的女演员,就亲自赶到石家庄以探虚实。他连听三天乔清秀的坠子,亲眼目睹了观众的狂热,当场就与乔清秀签了四年的演出合同。就这样,年仅20岁的乔清秀怀着激动、兴奋的心情闯进了曲艺的发祥地——天津卫。
    在玉茗春,乔清秀头一天日场 唱的是《二打天门》,夜场演的是《五虎平南传》,得到天津观众的初步认可,但她总感觉场面还不如石家庄火爆。演出间隙,到其他园子看同行演出,细心的乔清秀发现天津观众更喜爱小段儿节目。于是,当天晚场,她就在大书前加唱了小段《三堂会审》,一曲未终,掌声雷动,场子何 止是“开花”,简直就是“炸场”了!自此,乔清秀遂改唱大书为演小段儿,在天津卫站稳了脚跟。在以后的4年中,天津观众只要想听坠子必到玉茗春,玉茗春成了“乔派河南坠子 的摇篮”。
    1934年后,乔清秀又先后到北海楼东升茶社、玉壶春、小梨园等园子演出。特别是应鼓王刘宝全之邀,在小梨园与他并挂头牌,这一绝无仅有的曲坛佳话,更使乔清秀名声大噪,蜚声京津地区。1934、1935和1937年,驻上海的美国亚尔西爱胜利唱片公司继昆仑唱片公司之后,特邀乔清秀、乔利元灌制了《洛阳桥》、《兰桥会》、《吕蒙正赶斋》等 17张双面唱片,乔派坠子随之传遍大江南北。

清清白白做人

    “认认真真卖艺,清清白白做人”、“卖艺不卖身”是乔清秀的做人的准则。生来无媚骨的她从不屈从于权贵,她常说:“我们是靠自己的本事唱出来的,绝不能走歪门邪道,在台上不能笑场,更不许向观众抛媚眼,我们只有自己尊重自己,才能让观众尊重。”
    玉茗春合同期满后,乔清秀转到北海楼东升茶社。有个军阀师长天天来捧场。一日,他在国民饭店叫乔清秀的堂会,演出结束该结账时,他要清秀单独留下陪他吃饭。乔清秀说:“您也许还不知道,我有个做人的原则,卖艺不卖身!您可以不给 钱,但我必须走!”说罢就往外走,军阀的手下拦住了她的去路,军阀也变了脸,“嗖”地拔出手枪。面对乌黑的枪口,乔清秀一字一顿地说:“要想让我留下,只有开枪打死我!”军阀被乔清秀的一身正气震慑住了,只好放她们回去。但在第二天,军阀带人砸了北海楼,乔清秀包赔了所有损失。
    在南京鸣凤茶园演出时,蒋介石点名要乔清秀出堂会。乔利元听后非常紧张,一大早就忙召集人,选节目,反复排练,一直忙到午后,还一再嘱咐说:“一定要小心、小心再小心,千万别让他挑出错来。”下午5时,乔清秀一行来到蒋介石的官邸,同来的还有京韵大鼓、梅花大鼓演员,所有人都诚惶诚恐地提着心。惟有乔清秀镇定自若,她落落大方地把曲目单递给了蒋介石,蒋介石看罢在征求了身边夫人的意见后,点了一段她的《韩湘子拜寿》。一曲终了,赢得满堂掌声,宋美龄把她招呼到跟前夸道:“你唱得好,人也好,你身上没有艺人的轻佻,有的是一身正气!我很喜欢。”
    1935年,刘宝全在上海大中华饭店演出时,园子里只坐了半堂座儿,鼓王一时无法收场。正在为难之际,听说乔清秀在南京夫子庙鸣凤茶社演出,于是他就连夜乘火车来到南京,亲自将乔清秀接到上海。乔清秀三天打炮节目演出后,园子上了满堂座儿!黄金荣也闻讯赶来并送来帐子,上书:坠子皇后名不虚传。两天后,乔清秀与刘宝全应邀到黄金荣家唱堂会,黄金荣观后连声叫好,给了赏钱后,还要留下乔清秀一个人陪他吃饭,被她一口回绝。从来没见过戏子敢对他这样的黄金荣气得面如猪肝色,但并未发作,扬扬手让她走了。后来有人问起,黄金荣说:“她的坠子我太爱听,对她下手我真是舍不得!”

 


震惊曲坛的惨案

    1938年后,原本就有肝病的乔清秀,身体状况越来越糟,腹部胀鼓异常,只能靠白水泡馒头度日。虽寻医调治,但收效甚微。听人说奉天有名医善治此病,乔清秀遂有意赴奉天治病。1939年初,乔利元托人到奉天联系时,正赶上当地公余茶社邀角儿。一为乔清秀治病,二为挣钱养家,于是,乔清秀、乔利元及琴师康元林等一行8人乘火车北上奉天。
    到了奉天,乔清秀的身体状况不 能演出,乔利元一边为她请医调治,一边带着三个养女月楼、喜楼和凤楼到南市场四海升平茶社演出。喜楼生得俊俏,被汉奸看中,演出后刚回后台,汉奸就硬要拉她下馆子。见此情景,乔利元忙上前拦阻说:“长官,我们是正经的艺人,卖艺不卖身。”喜楼也坚决不从,并趁机溜走躲了起来。恼羞成怒的汉奸遂带人在茶社里“巡视”,等乔家人打钱时,谁敢给钱他们就打谁。不得已,乔家只得躲到一些小园子演出。1940年初,乔利元的儿子乔文波带着乔清秀的母亲来到奉天,多年未见,母女悲喜交集,相拥而泣。过了年,老母要回老家,病情稍好的乔清秀要为她筹集一笔养老金,以报答母亲的养育之恩。遂与公余茶社联系,乔清秀决意从大年初五开始登台演出。海报一经贴出,乔派坠子的 热心观众奔走相告,三天就卖了一星期的票,演出场面更为火爆。演出第二天的一大早,宪兵队发来请柬,要乔清秀携女前往陪酒,乔家并未理睬。二场时又请,乔家仍不理。第三场演罢,乔利元与乔清秀刚回旅馆,宪兵队就将旅馆团团围住,声称要搜查“八路的探子”,在未发现任何可疑分子后,竟将乔氏夫妇强行带走。
    在宪兵队,乔清秀和乔利元分别被关在楼上、楼下。乔清秀被押三天,在挨了几个嘴巴后被放了出来,行前没见丈夫出来,就问宪兵:“我丈夫呢?我们一起来的,为什么不让一起走。”宪兵凶恶地说:“有人报告他私通共匪,还得继续审问。你回去听信儿吧!”几天后,仍不见乔利元回来,乔家正在着急等待之时,宪兵队突然再次来到旅馆,声称乔利元跑了,反向乔清秀要人。宪兵队走后,乔家四处打探乔利元的消息,均无音讯。一天,宪兵队做饭的大师傅慌里慌张地跑来旅馆说:“你们快跑吧!乔利元让他们打死了,早就拖到拉死岗子埋了。他们还商量着要对他的儿子下毒手呢!”乔家人听后只有暗自垂泪而不敢告诉乔清秀实情。第二天,抓兵的就来了,点名要抓乔文波,幸亏头天晚上他躲出去了,才幸免遇难。自此,他改名换姓到力生汽车行当小工。
    活不见人死不见尸,乔清秀精神几近崩溃,终日在大街上寻访路人,逢人便问:“您知道乔先生在哪儿吗?”乔家人想,这样下去,乔清秀也非得命丧奉天不可。在家人的一再劝 说下,她才答应暂回天津。谁料,宪兵队又四处堵截,不准乔家离开奉天。后费尽周折,在同行的掩护下,1941冬,他们才化装逃回天津。
    这一惨案震惊了全国的杂耍艺人,此后较长一段时间,艺人们一直视东北为畏途而不敢擅入。全国解放后,当年参与杀害乔利元的汉奸金四、李广陵等均被人民政府镇压。

香销玉殒

    回津后,乔清秀暂住天晴茶楼 后台,先后出演于小梨园 、大观 园、庆云戏院等园。还曾应邀到北京三庆戏院、西单吉祥剧院及茗园演出。从京返津不久,她便旧病复发,卧床不起。这时,胜利唱片公司要为她灌制红楼十三段。乔清秀听后非常兴奋,她挣扎着要人送她去上海,但她连站都站不住了,又怎么去遥遥的上海呢?后唱片公司知道乔清秀的身体状况后,决定将录音机器运到北京灌制。正在协商之时,乔清秀的病情突然恶化,不久即撒手人寰。这成了乔清秀一生中最大的遗憾。
    为使乔家后继有人,在病榻上,她做主为儿子乔文波、养女乔月楼办了婚事。完成心愿后,她茶饭不思,终日躺在床上听乔利元的唱片, 低唤着亲人的名字。家人见她不行了,就把乔利元在奉天被害的实情告诉了她。她听后说:“我早就料到了这个结果,一直不敢问你们,怕从你们嘴里得到证实,现在好了,我也要随他去了,快要跟他见面了。只是,你们要记住这血海深仇,一定要为乔家报仇!”她又把乔月楼叫到床边,握着她的手说:“往后乔家这一大家子人可就全靠你了,文波不是我亲生的(乔利元与前妻所生),身子弱,能力差,今后不论发生什么事儿,你千万不要离开他,一定要照顾好他!我把我的本事全都传给了你,你一定要把乔派坠子一代一代传下去。”乔月楼使劲地点着头,眼泪无声地流着。如今已是 84岁的乔文波依然身体健康,与83岁的乔月楼共度着幸福的晚年。
    1943年正月十三这一天,阴云密布,冷风阵阵,乔派坠子创始人,河南坠子的杰出艺术家,在天津四合轩胡同六号院,在播放着乔利元和她合唱的欢快、活泼的乔派坠子声中,含恨悲愤而死,年仅34岁的一代坠子皇后,就这样悄然离开人世。

后继有人

    艺术上的共同追求与生活上的 相互照顾,让乔清秀与乔利元走到了一起,1926年秋,他们结婚了。正当他们生活、事业如日中天之时,乔清秀惟一的女儿小巧却不幸夭折,这突如其来的打击,让乔清秀终日沉浸在悲哀之中而不能自拔。为了让她尽早从痛苦的阴影中走出来,乔利元特意回到老家安乐县,找到南乐县付人村的付德胜,提出领养 其7岁的女儿付艾子。艾子自幼丧母,由父亲一手拉扯,与女儿已有深 厚感情的付德胜哪里舍得,就与乔利元商定,与乔利元的大儿子乔文波订为娃娃亲,名义上仍为乔清秀的养女,更名为乔月楼。后来乔清秀又领养了凤楼、喜楼。
    除凤楼宗刘派京韵大鼓外,月楼、喜楼均从乔清秀学习乔派坠子。但后来,喜楼被一个外号叫李瞎子的商人纳为小妾,喜楼在李家身心受尽折磨,终因患产后风而悲惨地死去。
    月楼从9岁起就跟着养母来往于各地演出,乔清秀不但给了她慈祥的母爱,而且还将乔派坠子毫无保留地传授给了她。从12岁起她开始登台演出,特别是乔清秀去世后,她便成了乔派坠子的继承人。
    解放后,乔月楼加入和平区曲艺团成为一名专业曲艺演员。1958年因琴师康元林患病,她转业到天津自行车车铃厂,经常深入生产一线演出。改革开放后,乔月楼重又焕发了艺术青春。1982年,应中央广播电台、天津广播电台以及河南郑州、南乐县、濮阳等地邀请多次讲学,传授乔派坠子。1984年,在中国曲艺协会主席陶钝的倡议下,召开了天津、河南、山东三省市河南坠子研讨会,乔月楼重又登上了阔别 20余年的舞台,她的演出在全国引起强烈反响。就在这时,天津曲艺团青年演员文艾云开始向她学习乔派坠子。2002年文艾云正式 拜乔月楼为师,年逾八旬的乔月楼激动地说:“我可以告诉我母亲,乔派坠子后继有人了!”同年,在天津市文化民族促进会开展的音配像活动中,文艾云为乔清秀的《宝钗扑蝶》、《凤仪亭》、《王二姐摔镜架》  等名段配了像,乔月楼则为自己的 《英台拜墓》、《孟姜女哭长城》等配了像。
    由于乔氏夫妇过早地离开了人世,因此,留下来的资料很少,但在乔月楼、乔文波的大力帮助下,我们仍收集到了乔清秀的各种珍贵档案资料百余件,其中乔清秀、乔利元在30年代与美国唱片公司签订的合同尤为难得和宝贵。
    如今,已是83岁高龄的乔月楼,每日在家忘我地整理着濒临失传的乔派坠子《定军山》、《伍子胥救驾》、《南阳关》、《活捉三郎》、《独占花魁》等代表曲目。她说:“我一定要在有生之年,将这些乔派坠子的代表作全都整理出来,传授给下一代,让乔派坠子发扬光大!”!

    (摘自《中国档案》2005年01期,大楼东整理,2005/11/28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 安徽庐江乔氏宗谱

  • 东平沙河站乔村

  • 承德“乔”姓女

  • 乔家也有“飞将军”

  • “乔老爷”率全家歌唱祖国

  • 乔家后人到北京分号寻根

  • 古城乳业--乔九崇

  • 一脉相承的乔家人

  • 左宗棠来乔家

  • 阳城——琉璃乔家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